好的德州appIPO 前夕急刹车,Soul 为何中途换道

文章正文
2021-06-26 01:38

递交招股书、上市前一天退市,好的德州app短短一个多月里,Soul 经历了另类的“高光”时刻。

今年 5 月 11 日,这家公司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招股书,申请在纳斯达克上市,股票交易代码 SSR,摩根士丹利、Jefferies、美银证券与 CICC 共同担任承销商。一个月后的

6 月 18 日,该公司披露发行区间为 13 美元到 15 美元。据了解,Soul 计划发行 1320 万股 ADS,最高融资金额超过 3 亿美元。

若按照原计划,Soul 将在今日在纳斯达克敲钟上市。然而就在昨日,也就是在上市前一天暂停了 IPO 计划,这一突如其来的调整立刻在业内引起轩然大波。

Soul 在声明中表示,此前赴美上市进程非常顺利,得到了多方支持。在更新定价区间后,也得到了火爆的市场反馈。“在这一过程中,公司也收到了其他资本运作的可能性,经过慎重思考,管理层先暂停 IPO 的定价流程。”

然而,这份声明并未平息外界对其 IPO 前景的质疑。有外界认为认购过程可能发生新变化或未达到预期。在此之前,除了 Janus Henderson Investors 和博裕资本合计表达了 8000 万美元的认购意愿之外,《原神》开发商、游戏公司米哈游也将出资 8900 万美元参与私募配售。

而更引发猜想的,则是 Soul 在声明中的“收到其他资本运作的可能性”的表述。一方面,有业内人士猜测,腾讯有可能全资收购 Soul。毕竟,腾讯旗下全资子公司 Image Frame Investment 持有 Soul 49.9% 的股份,同时拥有 25.7% 的投票权。参与私募配售的米哈游与腾讯游戏业务具有强竞争性。因此不排除腾讯调整策略的可能性。

另一方面,也有外界传言称,在多个中概股赴美上市破发的情况下,Soul 或许转道寻求港股上市的可能性。目前,喜马拉雅、哈啰出行,都在公布招股书之后推迟了上市时间。

但是对于外界而言,Soul 临门一脚才做出暂缓 IPO 的决定,上述可能性较小,更有可能是遇到暂时无法解决的重大问题。毕竟,这代表着 Soul 之前付给美国投行的 IPO 保荐费用,打了水漂。同时,这也让 Soul 在招股书中包含的 58 页的风险警告,在外界解读中被无限放大。这些风险警告的内容涉及业务运营、股权结构、法律合规和股价。

涉恶意竞争,官司与 IPO 如影随形

6 月 21 日,与 Soul 有着相同定位的 Uki 在微信公众号发布消息,称“已依法收集到上海任意门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 CEO 张璐等人涉嫌参与对我司不正当竞争的关键证据,将择期对外公布。”

不过,目前 Uki 账号的上述公告已经删除。

事件源于去年 3 月,Soul 的运营合伙人被批捕一事上了热搜。

据办理此案的的上海普陀区检察院透露,2019 年 7 月,嫌疑人李某发现有一款名为“Uki”的 App 与公司产品“Soul”功能类似。为了打击竞争对手,李某授意下属、公司员工范某收集 Uki 上的有害违规信息,几番苦苦寻觅却没有如愿以偿。于是,李某开始授意下属通过“钓鱼”的方式收集:“如果在 Uki 上找不到违规内容,就用自己注册的账号在他们平台上发布违规内容,然后再截图。”

随后的 10 月,员工范某分别用自己和同事的手机在 Uki 平台上注册两个账号,并通过账号发布了涉黄有害言论和图片,截图后向有关部门举报。导致对方的 App 被下架处理三个月,造成被害公司增长几近停滞、业务严重被危害。

之后,该案犯罪嫌疑人李某、范某因涉嫌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被普陀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2020 年 12 月 30 日,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就 Soul 恶意举报 Uki 一审宣判,认定 Soul 员工李某和范某某犯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

因恶意竞争,导致高管被批捕,Soul 案可能是国内互联网圈被公布的第一起。

就该事件,Soul 声称没有被指定为当事人,也没有被认定对这两个人以各自的个人身份在刑事诉讼中犯下的不法行为负责。

但是 Uki 显然和 Soul 意见不一,Soul 在新版招股书提及,“我们面临与员工、业务合作伙伴及其员工和其他相关人员的不当行为相关的风险”的板块中曾披露“2021 年 6 月,第三方中国在线平台就该事件向上海市浦东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 根据现有消息来源,我们了解到原告正在寻求基于不正当竞争索赔的总额约为 2690 万的损害赔偿。”

根据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官网信息,Uki 诉 Soul 其他不正当竞争纠纷在 2021 年 4 月 21 日立案,Uki 要求赔偿 2693 万元,并向法院申请了财产保全。5 月 11 日,Soul 提交招股书,5 月 21 日,法院冻结 Soul 2693 万元,并在月底确定 6 月 29 日为案件开庭时间。

也就是说,从递交招股书到上市初期,这起案件都一直是 Soul 绕不开的问题,或将影响 Soul 的资本认可程度。

亏损严重、现金流紧张,Soul 需要一个 IPO

除去 Uki 的官司,另一个 Soul 的直接风险是,自 2019 年以来,Soul 的业绩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更新后的招股书显示,截止 2021 年第一季度,Soul 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为 4.75 亿元。总资产为 5.84 亿元,其中递延收入仅为 4210.3 万元。但 Soul 截止 3 月 31 日的应付费用及其他流动负债达到了 5.33 亿元,负债总额达到 5.76 亿元。

销售和营销费用是 Soul 最大的开支,2019 年、2020 年及 2021 年一季度,其营销费用占营收比分别达到 278.1%、120.9% 及 192.9%。

烧钱正在给 Soul 带来稳定的用户增长,招股书显示,截至 2019 年末、2020 年末和 2021 年第一季度末,其月活用户分别为 1150 万、2080 万和 3230 万。日活用户则分别为 330 万、590 万以及 910 万。这 910 万中,有 73.9% 都是 90 后。

从用户粘性来看,Soul 的表现也可圈可点,截至今年第一季度,每月活跃天数超 15 天的比例达 56.4%,而截至 2020 年 12 月,在活跃天数超 15 天的用户中,有 78.4% 的用户在三个月后仍能维持同样的活跃度。此外,Soul 的日均打开次数为 24,且日均使用时长在 40 到 50 分钟。

同期收入也在增加,Soul 的收入来源主要是增值服务费及广告收入。招股书数据显示,Soul 的月均付费用户从 2019 年的 26.89 万增加到 2020 年的 92.93 万,于 2021 年一季度达到 170 万,月均用户付费率则从 2019 年的 2.3% 增长至 2020 年的 4.5%,2021 年一季度持续上涨至 4.8%。每付费用户月均收入也从 2019 年的 21.9 元增长到 2020 年的 43.5 元,今年一季度达到 48.6 元。

但是,付费用户带来的营收,却远赶不上烧钱的速度。对应的,亏损也正在增加。2019 年、2020 年及 2021 年一季度,Soul 分别亏损 3 亿元、4.88 亿元、3.83 亿元,其中 2020 年和 2021 年一季度净亏损额分别同比扩大 62.67% 和 624.7%。

在亏损之下,Soul 的营收结构也过于单一,抗风险能力较差,2020 年第三季度,虽然 Soul 开始通过广告服务变现,但营收大头仍来源于增值服务费。

在紧张的资金链之下,如今的 Soul 对资金需求是比较急迫的。此时暂停 IPO,又让外界开始重新审视 Soul 所提出的“社交元宇宙”的概念,是否真的能够撑起一个 IPO,为 Soul 回血。

停留在概念的“社交元宇宙”,Soul 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陌生人社交往往与低俗、色情的灰色地带比邻而居。头部企业陌陌一度拥有不光彩的公众形象,同时行业的各个社交产品也多次面临下架。

2019 年 6 月底,Soul 曾因“传播历史虚无主义、淫秽色情内容”被下架,直到 2019 年 8 月 28 日起才陆续在各大应用商店重新上架。当年 11 月 13 日,Soul App 再度被苹果 App Store 下架。

在招股书中,“社区中的内容可能被监管机构认定为令人反感,并受到处罚或其他严重后果”等都成为 Soul 难以规避的风险。

因此,Soul 在发展上一直试图与普通的社交平台拉开距离,在 IPO 时也喊出了“社交元宇宙”的口号。

这一口号令其收获了相关概念大热的红利,受到正在布局“元宇宙”的米哈游的认可,也让 Soul 与其他社交平台打出差异,但是,我们需要直视的是,Soul 或许还未打造出“元宇宙”雏形。

“元宇宙”是近一两年被广泛讨论的一个概念,是一个相对于“真实宇宙”的概念,指一个可以让人沉浸其中的虚拟世界,在这个世界里面,用户能够远离压力、能够实现不可能。

根据 Roblox 定义的“元宇宙”,若想成功打造符合行业理解的虚拟世界,对 VR、AR、AI、5G、云游戏、数字货币等技术都需相应投入。

毕竟,在这个概念之下,用户可以凭借着自己的虚拟形象在虚拟世界中社交、娱乐、消费、赚钱,需要多套独立的系统。

然而,据招股书介绍,Soul 目前仍是在线社交游乐场,“元宇宙”目前还停留在从社交与社区做延展的概念上,AI 技术也主要体现在提升内容识别和用户标记能力上,以满足用户社交体验,产品上也缺乏用户之间的深度交互。

要想靠这个概念走出差异规避风险,Soul 或许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文章评论